[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
十月份更新了火車時刻表。還有就是我退伍了。

在研究平溪清代東勢格的開發史時,無意間發現這麼一篇好文章,就連我自己也沒辦法如同他這般用心,這是2010年7月的文章,意味著他有著接近第一手的消息,謝謝他這麼用心,引文自此:http://ivynimay.blogspot.com/2010/07/990718.html

 

990718平溪-望古瀑布、望古車站、石灼煤礦、萬寶洞瀑布、慶和煤礦

望古村為平溪鄉的一個小村落,雖有台鐵平溪線鐵路經過,並設望古站,但這個村莊居民沒幾戶,少有遊客來拜訪,比起嶺腳站人又更少,顯得特別樸實。

為避開中午炎熱時段,很早便出門,6點半即抵達平溪,往望古村方向途中,在嶺腳村與望古村之間的平十公路上,會經過一座白鶯橋,橋邊有一顆高數十公尺的巨岩,岩石裸露的部分呈灰白相間,外形酷似站立的鶯歌鳥,稱之為白鶯石。
白鶯橋
傳說早期平溪有胡姓與王姓子弟路經此地失蹤,有民眾看到鶯歌精將他們抓走,造成當地村民人心惶惶,後來鄭成功的部隊到此,也遇到鶯歌精吐霧造成士兵失蹤的離奇事件,鄭成功於是下令對鶯歌精開砲,打中牠的下巴,受傷後的鶯歌精無法再害人,停在此地化身成石,傳說白鶯石上有一些紅色岩層,很像當時被砲擊中留下的血跡,但端詳老半天都沒見著,故事聽起來彷彿就像是鶯歌鎮寶-鶯歌石的翻版。
白鶯石
轉進望古村的道路變的狹小,僅容一部車單線通行,路標也很小,經過跨越基隆河的慶和橋後,便抵達望古車站,剛好有一部火車進站,但無人上下車,停約1分鐘後,就冒著白煙往十分寮的方向駛去,小村落又再度恢復寧靜,車站右側是一家民宿露營場。
慶和橋
望古車站
車站左側第一間為都巿人到此所開的餐廳,似才關閉沒多久,再過去4間舊磚造平房,僅2間有住人,另2間則已荒廢。平溪線鐵路在大正10年(1921)7月全線完工,但遲至民國61年(1972)7月30日才於此地設招呼站,當初係因配合慶和煤礦運輸需要及服務在該礦場上下班通勤的員工,故稱為「慶和車站」,民國78年(1989)1月23日才改以當地之地名稱為「望古」站,車站僅有一座岸式月臺,沒有台鐵的售票窗口,也沒有任何的站務人員,採先上車後補票的良心制度。
望古車站全貌
望古車站旁住家
車站左側有座高大A字型的吊橋橋橔,基隆河的對岸也有另一座橋橔,但吊橋早已損壞拆除,橋橔經過一段跨越平溪鐵道上方的水泥橋樑連接至山壁,山壁有座高台,下方可能是用來固定吊橋纜繩用的基座,右側還有間磚造廁所。此吊橋亦命名為慶和橋,為和新橋區分,暫稱為慶和吊橋,慶和煤礦建此吊橋目的,主因礦場位在望古車站的南方約2.3公里,煤礦開採後經台車線運送至對岸,利用該吊橋跨越基隆河谷,再走山壁右側的一段坡道,緩慢下至望古車站,經由平溪線火車向外運輸。
慶和吊橋及火車陸橋
火車陸橋及右側山壁運煤台車線
從基隆河對岸橋橔塔柱上之題字,可知該橋於民國56年10月峻功,由時任慶和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蘇耿炎所建,橫眉部分題字「慶和橋」,為當時的台灣省議員李建和所書,李建和為猴硐瑞三煤礦負責人李建興之弟。
慶和煤礦的董事長蘇耿炎原籍福建安溪,家中世代務農,日據時期於瑞芳四腳亭地區經營雜貨店,後來因向日人承包礦坑而發達,昭和30年(1945年)1月近江產業合資會社創辦,由蘇耿炎包採,直到光復後日本礦業撤離,礦權由工礦公司接管,仍委給他包採,民國50年(1961)10月,他向農工企業承購原福美三坑礦區,至民國52年(1963)修復後開始採礦,命為永福煤礦。
基隆河對岸慶和吊橋
慶和吊橋兩岸橋橔
慶和煤礦於大正10年開坑,位在石底十分寮附近,主要開採石底層,武丹坑斷層東南之煤帶,在昭和4年(1929)時由台灣炭業會社接辦,並交給李興旺包採,光復後民國36年(1947)台灣工礦公司接收日人產業後,以定福煤礦十平坑復工,之後由顏朝浤承受經營,但民國54年(1965)時因傳出債務糾紛,礦權遭法院拍賣後由胡海同得標,並於隔年(1966)移轉給蘇耿炎所經營之慶和煤礦股份有限公司。
其弟蘇德良早年亦是以經營礦業為生,蘇德良於民國36年(1947)4月由瑞和煤礦向工礦公司包採最下層斜坑,民國44年(1955)11月時在焿子寮的礦坑(大福煤礦)開鑿斜坑,一直到民國48年(1959)11月著煤開始生產,工礦公司於民國54年(1965)將全部器材及礦區權讓與蘇德良等,蘇耿炎與蘇德良兩兄弟於是合組耿德公司經營,民國58年(1969)12月台灣工礦公司瑞德礦業承讓礦坑給耿德礦業公司,為大福煤礦,兩兄弟至此共擁有永福煤礦、慶和煤礦、大福煤礦等3家煤礦。
望古車站及右側山壁運煤道
平溪線火車
除礦業經營外,兄弟二人也將觸角伸向政界,蘇耿炎在民國37年(1948)4月曾當選瑞芳鎮第2屆鎮民代表,民國39年(1950)10月參選第3屆鎮民代表再獲連任,其弟蘇德良於民國54年(1965)當選基隆巿第5屆補選巿長,民國57年(1968)連任基隆巿第6屆巿長,蘇耿炎的兒子蘇慶鴻亦曾擔任過瑞芳鎮代表會副主席,可見當年蘇家在基隆瑞芳一帶,政商關係良好。
慶和煤礦事務所
慶和煤礦坑口
慶和煤礦從礦場至望古車站間鋪設有降煤軌道,利用柴油機車列車搬運,其事務所就位在往灰窯的產業道路旁,事務所內還有當年慶和煤礦的一位老礦工居住,老伯民國18年生,一生皆從事採礦,胸前留有開刀之疤痕,這是礦工的宿命-職業病矽肺的產物,事務所旁有一處礦坑,裡頭有水不停冒出,由於積水太深,超過雨鞋高度,在坑口便止步未再入內,坑內上方住許多蝙蝠。
老伯說這坑是用來運輸土石用的非本礦,坑道上方岩盤堅硬故保存良好,本礦的坑口在道路盡頭更山上一點,在山的兩邊一共有2坑,不過現在多已坍塌,這說法和資料上一致,本礦開拓共有東西兩斜坑,而兩斜坑間又被一斷層所分隔。坑口旁另有台車線通往本礦,但雜木長的比人還高,已無法通行,往上一點還有一座「有應福德祠」,和一座造型輕巧,跨越灰窯溪之運煤橋,由於當時已過中午,實不想在烈日下,於雜草堆中搜尋本礦舊坑口的位置,留待以後有機會再來探索。
慶和煤礦坑內
慶和煤礦運煤橋
場景再拉回至望古車站,因故事連貫性的安排,與實際的路線順序並不一致,行程先走完望古車站的北邊後,才又進到南邊,怕讀者混淆,特別澄清。慶和吊橋的另一側為望古坑橋,此橋為跨越平溪線鐵道的陸橋,山壁邊橋頭處有尊觀音神像,觀音神像的後方還有個永懷領袖的基座,為民國68年10月31日所立,領袖頭為玻璃纖維所製,但已不知去向,據附近一位的胡姓老礦工說,是被醉漢酒後鬧事打爛的,觀音神像的位置原本安置在路旁的石洞內,但因道路拓寬的關係,石壁被鑿開後,才讓觀音流露在外,善心人士之後才又再加蓋個小小遮雨棚。
基隆河、望古坑橋、平溪鐵路
永懷領袖
包括觀音神像和永懷領袖皆由一位外省的朱姓人士所購置,打算用來增加遊樂區的造景,不過錢都沒付,後來就跑路,他在民國64-65年間,利用望古溪的天然瀑布資源,大興土木開設遊樂園,遊樂園入口就位在望古坑橋下方的鐵道邊,有處圓形門的2層樓建築。
望古瀑布入口
望古溪基隆河匯流處
望古瀑布共有4層,為區分方便,以望古一瀑、二瀑、三瀑、四瀑稱之。望古一瀑從遊樂園入口建物的右側進入,遊樂園已廢棄多時,年久失修,路徑幾被雜草所掩蓋,有許多大型的蜘蛛在此結網,可見真的已經很久沒人來拜訪,盡頭處瀑布略呈弧形,瀑布上方用水泥及石塊砌成等高的擋水牆,企圖營造出簾幕式形狀,但水量不夠大,未越過擋水牆,大部分溪水從岩縫間滲出,顯得有點零落。
望古一瀑1
望古一瀑2
望古二瀑從遊樂園入口建物的左側階梯進入,先接到林間的水泥步道,然後從右側的階梯岔路往下,途中還可見到一些當時遊樂園所搭的棚架,盡頭處即為望古二瀑,如果水量充足,水幕可將瀑布下方岩層凹陷處包覆,形成水濂洞的奇景,瀑布下方潭邊有一大片毁壞的鋼筋水泥牆,可能是受到颱風過後,暴漲之溪水所沖毁,可見當初遊樂園之規模頗大,望古一瀑及二瀑的特色在於其岩層的紋理特別明顯,一層疊著另一層,像是夾心餅乾一樣。
望古二瀑
望古二瀑
從每一層瀑布的上方,都可以走到下一層瀑布的下方,中間幾乎為平坦無太大起伏的河床,但要再往上一層或往下一層都不可能,需要先退回至主步道,走一小段才又下岔路至下一座瀑布,望古三瀑呈V字型,溪水貼著岩壁滑落至廣闊平靜的潭面,宛如仕女經過身旁無意間遺落之白絹,優雅而飄逸,個人覺得是這4座瀑布中最美的。望古四瀑位置在水泥步道出口處的橋下,水量更少,高度亦不高,嚴格的來說不太能歸類為瀑布。
望古三瀑
望古四瀑
望古四瀑正上方的水泥橋為步道終點,再延伸可通往嶺腳寮山。望古三瀑及四瀑的步道途中有座福德祠,廟身由紅磚所砌成,十分特殊,廟內的土地公不知去向,不過在望古村的產業道路旁,有座新福德宮厝,裡頭倒是有2尊土地公神像,兩廟的直線距離在2百公尺內,猜想有一尊應該是從紅磚福德祠移過來的。
福德祠
新福德宮厝
先前提及的那位胡姓老礦工,在新福德宮厝附近遇到,有關觀音像和遊樂園的事情,都是向他請益得知的,他現年約70幾歲,從13歲起就在石灼煤礦當礦工,一直到55歲才退休。言談間提及胡姓的先祖應是福建泉州人,在平溪新寮附近有座大厝為胡姓宗祠,他也透露本身即為新寮胡姓的後代,但出生於望古坑,從唐山過台灣後就住在這邊,連祖厝的位置都指出來,從新福德宮厝附近左側岔路下去,即接到瀑布步道盡頭的橋旁,往右進到望古坑,附近只有見到一座外觀為磚造但側面為石砌的石頭屋,不知是否即為胡姓老礦工所稱超過百年歷史的祖厝。
胡氏古厝
望古坑
望古坑附近為一片平坦的谷地,早年因地力貧瘠,開發較晚,清咸豐5年(1855)來自福建泉州的胡結,曾在此開坑採煤,但後來被水所淹沒,所以名為亡礦坑,名稱有點不吉利,因此在日據時代才改為發音較接近的望古坑,推測這位老礦工可能是胡結的後代。
望古亭
望古亭旁福德宮
在老礦工的指引下,得知石灼煤礦的位置,而且最近坑道經過整理,業主打算在坑道內種牛樟芝,於是改變行程,過石灼坑橋後左轉,從已開啟的鐵門進入,先經過一處「萬聖公」,裡頭有「什性金興公」的牌位,這間廟宇應是屬於「有應公廟」性質,或稱為「萬善宮」,因廟後方有納骨塔。
石灼坑橋
萬聖宮
道路盡頭有一小片空地,空地上堆置一些花岡岩的地磚,山壁下方有一處坑口,此即石灼煤礦的坑道所在,空地的右邊有一棟貼石壁而建的2層樓建物,下層為石砌,上層為磚砌,此處為石灼煤礦事務所,目前還有住人。石灼煤礦係開採英隆煤礦東延之礦層,礦業權屬台陽礦業公司所有,於昭和10年(1935)由承包人林本開坑,開採本層及中層煤,昭和15年(1940)開鑿石門平硐,民國41年(1952)開鑿五層坑內斜坑,因資金週轉困難在民國52年(1963)停工,之後雖有復工,但情況終未能好轉而停工,礦場雖位在望古村,但降炭搬運卻是用3.8公里的輕鐵線送至十分站。
石灼煤礦事務所
石灼煤礦坑口
石灼坑為兩山所夾之谷地,中有石灼坑溪,其地名由來是以當地有山岩,形狀像燭台而得名,果然就在山壁兩側,見到這傳說中高數十公尺的石燭台,不過個人覺得右側的比較像。
左石灼
右石灼
坑道內的鐵軌已被拆除,堆置在坑道外,坑道內地上每隔一步的距離,則放置一段相思木,坑道有作排水道,所以地上的積水少,不知不覺中深入坑道內百餘公尺,空氣明顯變的污濁,住在事務所的大嫂,見剛才的人影一溜煙就消失,於是在坑道口呼喚,不可以再繼續深入,可能會有危險,從坑內往坑道口望,只見一團迷霧,這位熱心的大嫂,便是後來認識的周大哥之夫人。
石灼煤礦坑內
坑內往坑外看一團迷霧
從坑道出來後,自己也覺得很不好意思,於是便往谷間的登山步道走去,化解尷尬的氣氛,山徑的路線明顯,應是有人定期維護,走大約一半的距離,已接近中窯尖與望古山的稜線步道,幽靜的山林之中竟發現正上演脫衣秀,一具剛成熟的胴體,金黃色的外衣緩慢的打開,露出藏在裡頭稚嫰的肌膚,小巧的身軀動了一下又停住,是在思索這一脫便成了不歸路,內心在掙扎嗎?脫吧!前輩們都說脫了之後,才能一鳴驚人,終於整個上半身完全裸露,身上未發育完全的兩個小點微微動了一下,看得讓人血脈賁張,玲瓏的身軀全部展露出來,但卻又害羞的將下半身的重要部位遮住,欲拒還迎,生動的表情讓人駐足不忍離去,不過實在脫太久,還沒等到那兩點舒展成薄薄的蟬翼,便折回至石灼煤礦,結束這精彩的金蟬脫殼秀。
綠蟬脫殼
回到坑口附近時,遇到周湖明先生,他曾當過平溪鄉的鄉民代表,很熱心的介紹坑道的一些事物,他拿起特大號的手電筒,解說進入坑道得做好安全措施,戴上礦工帽以免落石砸中受傷,並開啟坑口的送風機,因坑道內有沼氣或一氣化碳等毒氣,方才在坑內所見的迷霧即是毒氣,同時詳述他整理坑道過程的點滴,還指出土石曾經崩塌的位置,經過清理後,上方現在成為蝙蝠的棲息地,地上放置的相思木,是為了重鋪鐵軌而放的。他花了許多心力,打算利用坑道的特殊環境,來栽培牛樟芝,做生物科技的抗癌食品。
坑道內部崩塌處
石灼煤礦坑內蝙蝠
在周大哥盛情邀請下,坐到翻車台改建的觀景台上泡茶,坪林茶葉配上當地的天然礦泉水,口感特別清新甘甜,聊到平溪的觀光發展歷史,像是嶺腳瀑布當初是由一位財政部退休的張姓官員所開,後來發生8個學生的溺斃事件,在地方上新聞鬧的很大,可能因此才關門,他自己也曾經營過十分瀑布風景區,不過現在經營者已換過好幾手,先前被縣長勒令停業的業者,聽說最近訴願成功,又將重新開幕,因為瀑布旁為私有地收費有理,只是未申請水權,他也覺得門票太貴,問說報他的名字可不可以免費進場,答案是不行。這裡環境清幽,不知不覺坐著聊了一個多小時,想起還有些行程未完成,只得先告辭。
翻車台
採礦台車
原路經望古車站回到106縣道上,地圖上顯示萬寶洞就在附近,但卻找不到入口,從莫內咖啡旁的產業道路進入,停在灰窯2號橋上觀看,瀑布位在距離橋的下游約一百公尺處,從橋另一側繞經慶和煤礦輕鐵線改建而成的水泥步道下行,最後可以通到106縣道,只是入口處無明顯標示,途中有處往下的岔路,為通往萬寶洞瀑布的入口,但入口處大門深鎖,鐵門上寫著佛門聖地。
往萬寶洞瀑布岔路(無任何標示)
萬寶洞瀑布入口
包含瀑布在內的灰窯溪兩岸之土地,當初均屬於「萬寶洞紀念公園」,由開發孝子山群的簡萬寶先生所闢建,他認為附近瀑布與石洞景觀具開發價值,因此便規劃整理,另外在106縣道的道路闢建工程時,常利用附近石洞炸山開路,但卻發生意外,造成4位員工罹難被炸死,於是他在裡頭設立「萬善神位榮民碑」,以供人憑吊英靈,並以其名字命名為「萬寶洞」,也是屬於「有應公」的信仰之一,隔著鐵門可以見到內部有座拱橋,主廟位置應在鐵門後面,但被圍住不敢擅闖。
萬善神位榮民碑?
拱橋
回頭有條小徑通往下游,這裡並無圍牆,有棟2層樓高的廢棄建物,一樓奉祀神明為至聖先師-孔子。經過四處搜尋無路可下,只好再走回到鐵門附近,在靠近溪邊發現幾塊磚頭還有條繩索,拉著繩子陡下果真來到溪邊,溪畔還有當初的公園涼亭,對岸也有不少人工建築,不過因建在行水區,大部分都已毁壞,但還能看出當年的規模。
孔子像
萬寶洞涼亭
萬寶洞瀑布所處之灰窯溪,發源於平湖村石硿子,以流經望古村灰窯地區而命名,在慶和橋附近匯入基隆河,灰窯溪水的走向,與岩層的走向剛好相反,看起來就好像是溪水在下樓梯一般,此時水位不高,可以橫越溪水到對岸,然後再前進到萬寶洞瀑布的位置,瀑布是一塊平坦的岩壁,上尖下寬略呈三角形,屬於斜壁式的瀑布,底下為碧綠之深潭,瀑布水量太少,都集中在岩壁的左側,無法看到水花在陽光底下閃閃發亮的樣子。
萬寶洞瀑布1
萬寶洞瀑布2(前方石頭彷彿有個溺水吶喊的人頭)
萬寶洞瀑布的最佳觀景位置,當屬上方的拱橋,要上到拱橋得花費一番功夫,溪畔有一些沿溪的建物,看似無路可上,不得已只好翻過近2公尺高的磚牆,拱橋對岸也拉繩索禁止進入,不過防君子不防小人,好像有點私闖民宅的感覺,上到紀念公園內的拱橋上,很擔心對面的廟裡會不會有人出來趕,溪的這一邊有許多沿著山壁建的彎曲廊道,通往不同的拜殿。
灰窯溪
萬寶洞下游瀑布
冒這麼大的險到此地,還有個重要的目的,尋找石洞建築群,由於平溪鄉的地質結構特殊,有許多的天然石洞,因為石洞內冬暖夏涼,所以清代入墾之先民在開發之初,便廣泛運用天然形成的石洞,僅需加以簡單隔間遮蔽即可入住,但這些石洞大部分都在106縣道開發時,利用這些山洞來開山炸路,所剩無幾,平溪尚保留的石洞建築,以新寮村最多,但先前曾探訪過一無所獲,聽聞萬寶洞附近也有,但卻從未有人發表過其位置所在,站在拱橋上往對面山壁一瞧,石洞竟然就在灰窯產業道路的正下方,對岸的私人寺廟也有許多,原來這些石洞全都保存在此,每個石洞都是屬於不同岩層所堆壘,通往上方石洞的階梯狹窄且又溼滑,突出的岩壁長約3-4公尺,有簡單樑柱支持,用木板或水泥磚頭隔間,內部天花板塌陷,還有許多石片掉落,可見要住在這些石洞,還得要有相當的勇氣。
石洞1
石洞2
萬寶洞真是個寶庫,只可惜進出不易,再回到產業道路上,灰窯係以當地昔日有很多製造石灰之灰窯而得名,它是用來當作石頭屋之建材,想在這產業道路上搜尋一些蛛絲螞跡,卻沒有任何發現,不過沿途倒是找到3間寺廟,依序為有應公廟、永興宮及一間綜合的「有應福德祠」。
「有應公廟」也有人稱為「萬善祠」、「萬善公」等,民間信仰中將枉死之人或無主的孤魂野鬼集中於一處,由善心人士出資設廟祭拜,希望這些靈魂得到安息不要鬧事,所以通常在廟後方,都建有靈骨塔,收納這些遺骸,讓這些客死異鄉之人,能有個棲身之所。
建廟是種功德,這些孤魂野鬼經祭祀後得以安息昇天,也特別保佑這些祭拜的善男信女,經常是「有求必應」,所以被通稱為有應公,如果無主的孤魂野鬼為女性,則稱為「有應媽」,至於「萬善」,則是取這眾多的孤魂野鬼「萬善同歸」於一處之意。
有應公廟
永興宮
永興宮為一間土地公廟,建廟年已不可考,廟身外頭的拜亭為善士於民國48年時出資所建,再往前位於慶和煤礦運煤橋台車線旁也有一間土地公廟,裡頭不見土地公神像,卻有個骨罈,這也是平溪常見的現象,由於土地公為最基層的神祇,地位較低,其廟宇常被其他大神所據,或是被換成骨罈,所以突發其想,結合「有應公」及「福德祠」稱為「有應福德祠」。
有應福德祠
產業道路順著灰窯溪畔開闢,前身有部分是利用當年慶和煤礦輕鐵台車線的基礎,靠近永興宮附近有一處落差較大的瀑布,地圖上未標示名稱,暫以當地地名稱之為灰窯瀑布,產道旁停很多部車,到此戲水的遊客也不少,產業道路旁標示此地為中國醫藥研究所園區,但未設柵欄阻擋,遊客都照進不誤,產業道路旁有階梯可下至瀑布底部,上游河道崎嶇亂石居多,瀑布之下為深潭,下游河床岩層堅硬平坦,河水流速慢,所以也有別名,稱作平溪子。
灰窯瀑布1
灰窯瀑布2
平溪地區雨水雖多,也有許多森林涵養水源,不過山林底下眾多的礦坑,讓地下水源加速流失,使得這些瀑布美景失色不少,平溪礦業約在民國50-60年代達到高峰,基隆河上游及其支流的瀑布群遊樂區則多建於民國60年代左右,至今除十分寮瀑布的收費遊樂區仍存在外,其他多已倒閉消失,除當年採礦所帶來大量的消費人口消失之因素外,另一個恐怕就是這些瀑布已難以回到常年水量流沛的年代,變成涓滴細流而失去其吸引力。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990718平溪-望古瀑布、望古車站、石灼煤礦、萬寶洞瀑布、慶和煤礦
標籤: , , , , , , , , , , , , ,  

990718平溪-望古瀑布、望古車站、石灼煤礦、萬寶洞瀑布、慶和煤礦

望古村為平溪鄉的一個小村落,雖有台鐵平溪線鐵路經過,並設望古站,但這個村莊居民沒幾戶,少有遊客來拜訪,比起嶺腳站人又更少,顯得特別樸實。

為避開中午炎熱時段,很早便出門,6點半即抵達平溪,往望古村方向途中,在嶺腳村與望古村之間的平十公路上,會經過一座白鶯橋,橋邊有一顆高數十公尺的巨岩,岩石裸露的部分呈灰白相間,外形酷似站立的鶯歌鳥,稱之為白鶯石。
白鶯橋
傳說早期平溪有胡姓與王姓子弟路經此地失蹤,有民眾看到鶯歌精將他們抓走,造成當地村民人心惶惶,後來鄭成功的部隊到此,也遇到鶯歌精吐霧造成士兵失蹤的離奇事件,鄭成功於是下令對鶯歌精開砲,打中牠的下巴,受傷後的鶯歌精無法再害人,停在此地化身成石,傳說白鶯石上有一些紅色岩層,很像當時被砲擊中留下的血跡,但端詳老半天都沒見著,故事聽起來彷彿就像是鶯歌鎮寶-鶯歌石的翻版。
白鶯石
轉進望古村的道路變的狹小,僅容一部車單線通行,路標也很小,經過跨越基隆河的慶和橋後,便抵達望古車站,剛好有一部火車進站,但無人上下車,停約1分鐘後,就冒著白煙往十分寮的方向駛去,小村落又再度恢復寧靜,車站右側是一家民宿露營場。
慶和橋
望古車站
車站左側第一間為都巿人到此所開的餐廳,似才關閉沒多久,再過去4間舊磚造平房,僅2間有住人,另2間則已荒廢。平溪線鐵路在大正10年(1921)7月全線完工,但遲至民國61年(1972)7月30日才於此地設招呼站,當初係因配合慶和煤礦運輸需要及服務在該礦場上下班通勤的員工,故稱為「慶和車站」,民國78年(1989)1月23日才改以當地之地名稱為「望古」站,車站僅有一座岸式月臺,沒有台鐵的售票窗口,也沒有任何的站務人員,採先上車後補票的良心制度。
望古車站全貌
望古車站旁住家
車站左側有座高大A字型的吊橋橋橔,基隆河的對岸也有另一座橋橔,但吊橋早已損壞拆除,橋橔經過一段跨越平溪鐵道上方的水泥橋樑連接至山壁,山壁有座高台,下方可能是用來固定吊橋纜繩用的基座,右側還有間磚造廁所。此吊橋亦命名為慶和橋,為和新橋區分,暫稱為慶和吊橋,慶和煤礦建此吊橋目的,主因礦場位在望古車站的南方約2.3公里,煤礦開採後經台車線運送至對岸,利用該吊橋跨越基隆河谷,再走山壁右側的一段坡道,緩慢下至望古車站,經由平溪線火車向外運輸。
慶和吊橋及火車陸橋
火車陸橋及右側山壁運煤台車線
從基隆河對岸橋橔塔柱上之題字,可知該橋於民國56年10月峻功,由時任慶和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蘇耿炎所建,橫眉部分題字「慶和橋」,為當時的台灣省議員李建和所書,李建和為猴硐瑞三煤礦負責人李建興之弟。
慶和煤礦的董事長蘇耿炎原籍福建安溪,家中世代務農,日據時期於瑞芳四腳亭地區經營雜貨店,後來因向日人承包礦坑而發達,昭和30年(1945年)1月近江產業合資會社創辦,由蘇耿炎包採,直到光復後日本礦業撤離,礦權由工礦公司接管,仍委給他包採,民國50年(1961)10月,他向農工企業承購原福美三坑礦區,至民國52年(1963)修復後開始採礦,命為永福煤礦。
基隆河對岸慶和吊橋
慶和吊橋兩岸橋橔
慶和煤礦於大正10年開坑,位在石底十分寮附近,主要開採石底層,武丹坑斷層東南之煤帶,在昭和4年(1929)時由台灣炭業會社接辦,並交給李興旺包採,光復後民國36年(1947)台灣工礦公司接收日人產業後,以定福煤礦十平坑復工,之後由顏朝浤承受經營,但民國54年(1965)時因傳出債務糾紛,礦權遭法院拍賣後由胡海同得標,並於隔年(1966)移轉給蘇耿炎所經營之慶和煤礦股份有限公司。
其弟蘇德良早年亦是以經營礦業為生,蘇德良於民國36年(1947)4月由瑞和煤礦向工礦公司包採最下層斜坑,民國44年(1955)11月時在焿子寮的礦坑(大福煤礦)開鑿斜坑,一直到民國48年(1959)11月著煤開始生產,工礦公司於民國54年(1965)將全部器材及礦區權讓與蘇德良等,蘇耿炎與蘇德良兩兄弟於是合組耿德公司經營,民國58年(1969)12月台灣工礦公司瑞德礦業承讓礦坑給耿德礦業公司,為大福煤礦,兩兄弟至此共擁有永福煤礦、慶和煤礦、大福煤礦等3家煤礦。
望古車站及右側山壁運煤道
平溪線火車
除礦業經營外,兄弟二人也將觸角伸向政界,蘇耿炎在民國37年(1948)4月曾當選瑞芳鎮第2屆鎮民代表,民國39年(1950)10月參選第3屆鎮民代表再獲連任,其弟蘇德良於民國54年(1965)當選基隆巿第5屆補選巿長,民國57年(1968)連任基隆巿第6屆巿長,蘇耿炎的兒子蘇慶鴻亦曾擔任過瑞芳鎮代表會副主席,可見當年蘇家在基隆瑞芳一帶,政商關係良好。
慶和煤礦事務所
慶和煤礦坑口
慶和煤礦從礦場至望古車站間鋪設有降煤軌道,利用柴油機車列車搬運,其事務所就位在往灰窯的產業道路旁,事務所內還有當年慶和煤礦的一位老礦工居住,老伯民國18年生,一生皆從事採礦,胸前留有開刀之疤痕,這是礦工的宿命-職業病矽肺的產物,事務所旁有一處礦坑,裡頭有水不停冒出,由於積水太深,超過雨鞋高度,在坑口便止步未再入內,坑內上方住許多蝙蝠。
老伯說這坑是用來運輸土石用的非本礦,坑道上方岩盤堅硬故保存良好,本礦的坑口在道路盡頭更山上一點,在山的兩邊一共有2坑,不過現在多已坍塌,這說法和資料上一致,本礦開拓共有東西兩斜坑,而兩斜坑間又被一斷層所分隔。坑口旁另有台車線通往本礦,但雜木長的比人還高,已無法通行,往上一點還有一座「有應福德祠」,和一座造型輕巧,跨越灰窯溪之運煤橋,由於當時已過中午,實不想在烈日下,於雜草堆中搜尋本礦舊坑口的位置,留待以後有機會再來探索。
慶和煤礦坑內
慶和煤礦運煤橋
場景再拉回至望古車站,因故事連貫性的安排,與實際的路線順序並不一致,行程先走完望古車站的北邊後,才又進到南邊,怕讀者混淆,特別澄清。慶和吊橋的另一側為望古坑橋,此橋為跨越平溪線鐵道的陸橋,山壁邊橋頭處有尊觀音神像,觀音神像的後方還有個永懷領袖的基座,為民國68年10月31日所立,領袖頭為玻璃纖維所製,但已不知去向,據附近一位的胡姓老礦工說,是被醉漢酒後鬧事打爛的,觀音神像的位置原本安置在路旁的石洞內,但因道路拓寬的關係,石壁被鑿開後,才讓觀音流露在外,善心人士之後才又再加蓋個小小遮雨棚。
基隆河、望古坑橋、平溪鐵路
永懷領袖
包括觀音神像和永懷領袖皆由一位外省的朱姓人士所購置,打算用來增加遊樂區的造景,不過錢都沒付,後來就跑路,他在民國64-65年間,利用望古溪的天然瀑布資源,大興土木開設遊樂園,遊樂園入口就位在望古坑橋下方的鐵道邊,有處圓形門的2層樓建築。
望古瀑布入口
望古溪基隆河匯流處
望古瀑布共有4層,為區分方便,以望古一瀑、二瀑、三瀑、四瀑稱之。望古一瀑從遊樂園入口建物的右側進入,遊樂園已廢棄多時,年久失修,路徑幾被雜草所掩蓋,有許多大型的蜘蛛在此結網,可見真的已經很久沒人來拜訪,盡頭處瀑布略呈弧形,瀑布上方用水泥及石塊砌成等高的擋水牆,企圖營造出簾幕式形狀,但水量不夠大,未越過擋水牆,大部分溪水從岩縫間滲出,顯得有點零落。
望古一瀑1
望古一瀑2
望古二瀑從遊樂園入口建物的左側階梯進入,先接到林間的水泥步道,然後從右側的階梯岔路往下,途中還可見到一些當時遊樂園所搭的棚架,盡頭處即為望古二瀑,如果水量充足,水幕可將瀑布下方岩層凹陷處包覆,形成水濂洞的奇景,瀑布下方潭邊有一大片毁壞的鋼筋水泥牆,可能是受到颱風過後,暴漲之溪水所沖毁,可見當初遊樂園之規模頗大,望古一瀑及二瀑的特色在於其岩層的紋理特別明顯,一層疊著另一層,像是夾心餅乾一樣。
望古二瀑
望古二瀑
從每一層瀑布的上方,都可以走到下一層瀑布的下方,中間幾乎為平坦無太大起伏的河床,但要再往上一層或往下一層都不可能,需要先退回至主步道,走一小段才又下岔路至下一座瀑布,望古三瀑呈V字型,溪水貼著岩壁滑落至廣闊平靜的潭面,宛如仕女經過身旁無意間遺落之白絹,優雅而飄逸,個人覺得是這4座瀑布中最美的。望古四瀑位置在水泥步道出口處的橋下,水量更少,高度亦不高,嚴格的來說不太能歸類為瀑布。
望古三瀑
望古四瀑
望古四瀑正上方的水泥橋為步道終點,再延伸可通往嶺腳寮山。望古三瀑及四瀑的步道途中有座福德祠,廟身由紅磚所砌成,十分特殊,廟內的土地公不知去向,不過在望古村的產業道路旁,有座新福德宮厝,裡頭倒是有2尊土地公神像,兩廟的直線距離在2百公尺內,猜想有一尊應該是從紅磚福德祠移過來的。
福德祠
新福德宮厝
先前提及的那位胡姓老礦工,在新福德宮厝附近遇到,有關觀音像和遊樂園的事情,都是向他請益得知的,他現年約70幾歲,從13歲起就在石灼煤礦當礦工,一直到55歲才退休。言談間提及胡姓的先祖應是福建泉州人,在平溪新寮附近有座大厝為胡姓宗祠,他也透露本身即為新寮胡姓的後代,但出生於望古坑,從唐山過台灣後就住在這邊,連祖厝的位置都指出來,從新福德宮厝附近左側岔路下去,即接到瀑布步道盡頭的橋旁,往右進到望古坑,附近只有見到一座外觀為磚造但側面為石砌的石頭屋,不知是否即為胡姓老礦工所稱超過百年歷史的祖厝。
胡氏古厝
望古坑
望古坑附近為一片平坦的谷地,早年因地力貧瘠,開發較晚,清咸豐5年(1855)來自福建泉州的胡結,曾在此開坑採煤,但後來被水所淹沒,所以名為亡礦坑,名稱有點不吉利,因此在日據時代才改為發音較接近的望古坑,推測這位老礦工可能是胡結的後代。
望古亭
望古亭旁福德宮
在老礦工的指引下,得知石灼煤礦的位置,而且最近坑道經過整理,業主打算在坑道內種牛樟芝,於是改變行程,過石灼坑橋後左轉,從已開啟的鐵門進入,先經過一處「萬聖公」,裡頭有「什性金興公」的牌位,這間廟宇應是屬於「有應公廟」性質,或稱為「萬善宮」,因廟後方有納骨塔。
石灼坑橋
萬聖宮
道路盡頭有一小片空地,空地上堆置一些花岡岩的地磚,山壁下方有一處坑口,此即石灼煤礦的坑道所在,空地的右邊有一棟貼石壁而建的2層樓建物,下層為石砌,上層為磚砌,此處為石灼煤礦事務所,目前還有住人。石灼煤礦係開採英隆煤礦東延之礦層,礦業權屬台陽礦業公司所有,於昭和10年(1935)由承包人林本開坑,開採本層及中層煤,昭和15年(1940)開鑿石門平硐,民國41年(1952)開鑿五層坑內斜坑,因資金週轉困難在民國52年(1963)停工,之後雖有復工,但情況終未能好轉而停工,礦場雖位在望古村,但降炭搬運卻是用3.8公里的輕鐵線送至十分站。
石灼煤礦事務所
石灼煤礦坑口
石灼坑為兩山所夾之谷地,中有石灼坑溪,其地名由來是以當地有山岩,形狀像燭台而得名,果然就在山壁兩側,見到這傳說中高數十公尺的石燭台,不過個人覺得右側的比較像。
左石灼
右石灼
坑道內的鐵軌已被拆除,堆置在坑道外,坑道內地上每隔一步的距離,則放置一段相思木,坑道有作排水道,所以地上的積水少,不知不覺中深入坑道內百餘公尺,空氣明顯變的污濁,住在事務所的大嫂,見剛才的人影一溜煙就消失,於是在坑道口呼喚,不可以再繼續深入,可能會有危險,從坑內往坑道口望,只見一團迷霧,這位熱心的大嫂,便是後來認識的周大哥之夫人。
石灼煤礦坑內
坑內往坑外看一團迷霧
從坑道出來後,自己也覺得很不好意思,於是便往谷間的登山步道走去,化解尷尬的氣氛,山徑的路線明顯,應是有人定期維護,走大約一半的距離,已接近中窯尖與望古山的稜線步道,幽靜的山林之中竟發現正上演脫衣秀,一具剛成熟的胴體,金黃色的外衣緩慢的打開,露出藏在裡頭稚嫰的肌膚,小巧的身軀動了一下又停住,是在思索這一脫便成了不歸路,內心在掙扎嗎?脫吧!前輩們都說脫了之後,才能一鳴驚人,終於整個上半身完全裸露,身上未發育完全的兩個小點微微動了一下,看得讓人血脈賁張,玲瓏的身軀全部展露出來,但卻又害羞的將下半身的重要部位遮住,欲拒還迎,生動的表情讓人駐足不忍離去,不過實在脫太久,還沒等到那兩點舒展成薄薄的蟬翼,便折回至石灼煤礦,結束這精彩的金蟬脫殼秀。
綠蟬脫殼
回到坑口附近時,遇到周湖明先生,他曾當過平溪鄉的鄉民代表,很熱心的介紹坑道的一些事物,他拿起特大號的手電筒,解說進入坑道得做好安全措施,戴上礦工帽以免落石砸中受傷,並開啟坑口的送風機,因坑道內有沼氣或一氣化碳等毒氣,方才在坑內所見的迷霧即是毒氣,同時詳述他整理坑道過程的點滴,還指出土石曾經崩塌的位置,經過清理後,上方現在成為蝙蝠的棲息地,地上放置的相思木,是為了重鋪鐵軌而放的。他花了許多心力,打算利用坑道的特殊環境,來栽培牛樟芝,做生物科技的抗癌食品。
坑道內部崩塌處
石灼煤礦坑內蝙蝠
在周大哥盛情邀請下,坐到翻車台改建的觀景台上泡茶,坪林茶葉配上當地的天然礦泉水,口感特別清新甘甜,聊到平溪的觀光發展歷史,像是嶺腳瀑布當初是由一位財政部退休的張姓官員所開,後來發生8個學生的溺斃事件,在地方上新聞鬧的很大,可能因此才關門,他自己也曾經營過十分瀑布風景區,不過現在經營者已換過好幾手,先前被縣長勒令停業的業者,聽說最近訴願成功,又將重新開幕,因為瀑布旁為私有地收費有理,只是未申請水權,他也覺得門票太貴,問說報他的名字可不可以免費進場,答案是不行。這裡環境清幽,不知不覺坐著聊了一個多小時,想起還有些行程未完成,只得先告辭。
翻車台
採礦台車
原路經望古車站回到106縣道上,地圖上顯示萬寶洞就在附近,但卻找不到入口,從莫內咖啡旁的產業道路進入,停在灰窯2號橋上觀看,瀑布位在距離橋的下游約一百公尺處,從橋另一側繞經慶和煤礦輕鐵線改建而成的水泥步道下行,最後可以通到106縣道,只是入口處無明顯標示,途中有處往下的岔路,為通往萬寶洞瀑布的入口,但入口處大門深鎖,鐵門上寫著佛門聖地。
往萬寶洞瀑布岔路(無任何標示)
萬寶洞瀑布入口
包含瀑布在內的灰窯溪兩岸之土地,當初均屬於「萬寶洞紀念公園」,由開發孝子山群的簡萬寶先生所闢建,他認為附近瀑布與石洞景觀具開發價值,因此便規劃整理,另外在106縣道的道路闢建工程時,常利用附近石洞炸山開路,但卻發生意外,造成4位員工罹難被炸死,於是他在裡頭設立「萬善神位榮民碑」,以供人憑吊英靈,並以其名字命名為「萬寶洞」,也是屬於「有應公」的信仰之一,隔著鐵門可以見到內部有座拱橋,主廟位置應在鐵門後面,但被圍住不敢擅闖。
萬善神位榮民碑?
拱橋
回頭有條小徑通往下游,這裡並無圍牆,有棟2層樓高的廢棄建物,一樓奉祀神明為至聖先師-孔子。經過四處搜尋無路可下,只好再走回到鐵門附近,在靠近溪邊發現幾塊磚頭還有條繩索,拉著繩子陡下果真來到溪邊,溪畔還有當初的公園涼亭,對岸也有不少人工建築,不過因建在行水區,大部分都已毁壞,但還能看出當年的規模。
孔子像
萬寶洞涼亭
萬寶洞瀑布所處之灰窯溪,發源於平湖村石硿子,以流經望古村灰窯地區而命名,在慶和橋附近匯入基隆河,灰窯溪水的走向,與岩層的走向剛好相反,看起來就好像是溪水在下樓梯一般,此時水位不高,可以橫越溪水到對岸,然後再前進到萬寶洞瀑布的位置,瀑布是一塊平坦的岩壁,上尖下寬略呈三角形,屬於斜壁式的瀑布,底下為碧綠之深潭,瀑布水量太少,都集中在岩壁的左側,無法看到水花在陽光底下閃閃發亮的樣子。
萬寶洞瀑布1
萬寶洞瀑布2(前方石頭彷彿有個溺水吶喊的人頭)
萬寶洞瀑布的最佳觀景位置,當屬上方的拱橋,要上到拱橋得花費一番功夫,溪畔有一些沿溪的建物,看似無路可上,不得已只好翻過近2公尺高的磚牆,拱橋對岸也拉繩索禁止進入,不過防君子不防小人,好像有點私闖民宅的感覺,上到紀念公園內的拱橋上,很擔心對面的廟裡會不會有人出來趕,溪的這一邊有許多沿著山壁建的彎曲廊道,通往不同的拜殿。
灰窯溪
萬寶洞下游瀑布
冒這麼大的險到此地,還有個重要的目的,尋找石洞建築群,由於平溪鄉的地質結構特殊,有許多的天然石洞,因為石洞內冬暖夏涼,所以清代入墾之先民在開發之初,便廣泛運用天然形成的石洞,僅需加以簡單隔間遮蔽即可入住,但這些石洞大部分都在106縣道開發時,利用這些山洞來開山炸路,所剩無幾,平溪尚保留的石洞建築,以新寮村最多,但先前曾探訪過一無所獲,聽聞萬寶洞附近也有,但卻從未有人發表過其位置所在,站在拱橋上往對面山壁一瞧,石洞竟然就在灰窯產業道路的正下方,對岸的私人寺廟也有許多,原來這些石洞全都保存在此,每個石洞都是屬於不同岩層所堆壘,通往上方石洞的階梯狹窄且又溼滑,突出的岩壁長約3-4公尺,有簡單樑柱支持,用木板或水泥磚頭隔間,內部天花板塌陷,還有許多石片掉落,可見要住在這些石洞,還得要有相當的勇氣。
石洞1
石洞2
萬寶洞真是個寶庫,只可惜進出不易,再回到產業道路上,灰窯係以當地昔日有很多製造石灰之灰窯而得名,它是用來當作石頭屋之建材,想在這產業道路上搜尋一些蛛絲螞跡,卻沒有任何發現,不過沿途倒是找到3間寺廟,依序為有應公廟、永興宮及一間綜合的「有應福德祠」。
「有應公廟」也有人稱為「萬善祠」、「萬善公」等,民間信仰中將枉死之人或無主的孤魂野鬼集中於一處,由善心人士出資設廟祭拜,希望這些靈魂得到安息不要鬧事,所以通常在廟後方,都建有靈骨塔,收納這些遺骸,讓這些客死異鄉之人,能有個棲身之所。
建廟是種功德,這些孤魂野鬼經祭祀後得以安息昇天,也特別保佑這些祭拜的善男信女,經常是「有求必應」,所以被通稱為有應公,如果無主的孤魂野鬼為女性,則稱為「有應媽」,至於「萬善」,則是取這眾多的孤魂野鬼「萬善同歸」於一處之意。
有應公廟
永興宮
永興宮為一間土地公廟,建廟年已不可考,廟身外頭的拜亭為善士於民國48年時出資所建,再往前位於慶和煤礦運煤橋台車線旁也有一間土地公廟,裡頭不見土地公神像,卻有個骨罈,這也是平溪常見的現象,由於土地公為最基層的神祇,地位較低,其廟宇常被其他大神所據,或是被換成骨罈,所以突發其想,結合「有應公」及「福德祠」稱為「有應福德祠」。
有應福德祠
產業道路順著灰窯溪畔開闢,前身有部分是利用當年慶和煤礦輕鐵台車線的基礎,靠近永興宮附近有一處落差較大的瀑布,地圖上未標示名稱,暫以當地地名稱之為灰窯瀑布,產道旁停很多部車,到此戲水的遊客也不少,產業道路旁標示此地為中國醫藥研究所園區,但未設柵欄阻擋,遊客都照進不誤,產業道路旁有階梯可下至瀑布底部,上游河道崎嶇亂石居多,瀑布之下為深潭,下游河床岩層堅硬平坦,河水流速慢,所以也有別名,稱作平溪子。
灰窯瀑布1
灰窯瀑布2
平溪地區雨水雖多,也有許多森林涵養水源,不過山林底下眾多的礦坑,讓地下水源加速流失,使得這些瀑布美景失色不少,平溪礦業約在民國50-60年代達到高峰,基隆河上游及其支流的瀑布群遊樂區則多建於民國60年代左右,至今除十分寮瀑布的收費遊樂區仍存在外,其他多已倒閉消失,除當年採礦所帶來大量的消費人口消失之因素外,另一個恐怕就是這些瀑布已難以回到常年水量流沛的年代,變成涓滴細流而失去其吸引力。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990718平溪-望古瀑布、望古車站、石灼煤礦、萬寶洞瀑布、慶和煤礦

Posted by 小高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留言列表 (1)

Post Comment
  • kk
  • 上次在望古停了一個小時左右, 結果怎麼繞都繞不出去, 一直在車站附近逗留. 看完這篇又想去探險了 XD
  • COOL!!! 出發吧!!!

    小高 replied in 2010/12/28 09:48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