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最近,其實我真的養了一隻貓。雖然貓在身邊,但我無法用文字去形容。但我總是想起朋友的貓。

朋友養的貓,本來是一對被遺棄的小傢伙,一起被朋友收養了。兩隻貓的個性從對門的態度就可以看的出來,一隻總是伺機衝向打開了的門,另一隻總是跟在後頭,然後蹲坐在門前看著衝出去的那隻貓的影子倏地消失在樓梯間。而朋友的腳色就是貓的追逐者,隨著開門、追貓、抓貓、關門這樣的順序一次又一次的循環,朋友已經習慣抓貓,也習慣了左手拎著逃跑的貓,右手騷騷總是蹲坐在門前的另一隻貓。直到有一天樓梯間的終點的那扇大門不知被誰開啟,又或者是自己忘了關,終於,逃跑的貓在也不會回來,而蹲坐在門前的那隻貓就再也沒有伴。

常常聽起朋友在講貓的故事,我也一直以為他愛的是那隻蹲坐在家門前等他回來的那隻貓,我總是誤以為那樣,但總是被朋友糾正,是那隻跑了之後就沒有回來的貓。前陣子終於那隻貓再也無法蹲坐在門前等他回來,甚至連最後的一點都化為灰燼。他也僅以文字表達無限憂傷,至於對貓咪的回憶大概還是那隻會跑的居多。

是說,其實這兩隻貓我都沒有看過。所以我記得的不過是朋友所講的貓,我所記得的是那個講貓的朋友。

會養這隻貓,大概是因為那個朋友吧!常說什麼人養什麼狗,大概對我這個朋友不適用,可以說,什麼人養什麼動物,而她是貓,她就是一隻貓,本來是兩隻的,因為一隻跑了出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而養貓這回事,到了我這邊連最後一點的灰燼都沒有留下,杳無音訊。

直到我養了這隻貓。

但是這隻貓只跟我講狗,去你的狐狸混貴賓。

話說最近,最近就這樣了。

小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