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2日更新了火車時刻表跟公車時刻表。

話說最近 date April 12 2012 憶起明通雅舍之外

昨天,有一個高中同學臨時說要來住我家,但是,最近家裡又開始五鬼搬風,房間很多,卻沒有可以容納朋友的地方,姑姑說:不能失禮。所以帶著同學去住朋友的家『明通雅舍』。

跟明通雅舍的老闆認識很久了,大致是從他回到平溪來開民宿沒多久的事。說來真的認識沒多久,就像昨天我說我會泡咖啡的時候,他人還不知道在哪,王老闆就說了,他知道咖啡的時候我還沒出生。這麼說來真的沒多久,大概十來年。

一開始平溪是沒有民宿的,放眼整個平溪鄉,除了河灣度假村之外,就是在十分老街裡一家很老很老的十分旅社,是說到底有沒有人住過十分旅社,其實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河灣度假村的名聲倒是很響亮。

一天,老爸回家說,平溪老街上開了民宿,叫明通雅舍,開店的老闆是平溪人,退休回家開民宿。我問,退休前他是做什麼的?老爸說,好像是藥商。那時我直覺,是那家『明通治痛丹』的老闆回來開的嗎?平溪還真是臥虎藏龍。我心想。

結果當然不是。

老闆我都稱他為王老闆,姓王,叫老闆,所以是王老闆。當然也不是這樣講的。只是我一直以來都這樣稱呼他。

從國中開始,時不時就去他家看漫畫書,喝三合一咖啡(知道咖啡跟懂咖啡,還真的不是那麼一回事),吃零食,看老爸跟他們一掛人鬥嘴,然後根本不管明天要不要考試,六月是不是要聯考,總歸我是不在乎,反正也是會考上。但是看著這掛人,真的很有趣。想起來也讓人鼻酸。

小時候,在還有鄰居的時候,這樣一掛人圍著小桌子喀瓜子喝茶話唬爛,真的是時常有的事情,尤其到了夏天,西北雨過後的夜晚特別清悠,讓人四處串門子的興致也佳,朋友來就拉張小折疊桌,一只碗盛滿花生,幾只杯子,一支酒,一個晚上。

只是現在只有我一個人在飯後,拉了張躺椅,再提了張板凳,一只酒杯一支酒,自個自的喝起來。任何風吹草動都直覺想到鬼神那塊去。從前那隨著腳步叮叮作響的是下了工的礦工,批哩趴啦的是踩著拖鞋奔跑的玩童。叱喝聲是隔壁座工寮的催酒聲。而現在只有我,與拔開酒瓶的那一聲咚,斟酒的那一聲輕流,放下酒瓶後椅鄧的悶響,還有我的聲息。之後的聲音都歸鬼神了吧!

大概是有人回來了吧!風輕輕柔柔陰陰。

大概是看我孤單吧!回回揚揚敞敞,大家都來一杯吧!

起身,再多拿幾只杯子。

 

囝仔,幾時換你佔桌?

現在不就是了嗎?

再來,再來。

小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曹語康
  • 欣賞你的文章是我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