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5 建築公坊設計事務所
平溪的未來──從興建「菁桐天燈派出所」說起
事件始末

新北市觀光旅遊局計畫在平溪區菁桐老街入口興建一個結合天燈造型與LED光影秀的「觀光派出所」(派出所只有臨時派員無固定駐員)。派出所並將結合旅客服務與廁所的功能,以回應當地旅遊發展現況。

居民數次反映,天燈造型與當地景觀風貌極不協調,整個計畫缺乏對地方交通、環境、視覺等影響評估。但從一開始定調的天燈造型卻一直不願修改。四月二日電視及平面媒體報導設計審定;五月四日觀旅局第一次在社區辦理正式的社區說明會,只邀了區公所及三個里里長,完全不通知里民,並且一面繼續進行公共工程招標作業流程程序,觀旅局準備強渡關山。

 天燈派出所環境圖    


為什麼我們如此主張?菁桐的歷史與資源──魅力不需要雕琢

礦業發展遺留了大批文化財,使得一個居住人口不300人的小村落,有兩個市定古蹟(菁桐車站、台陽俱樂部平溪招待所)、一個台灣百大歷史建築(石底煤礦選洗煤場)、一個文建會地方文化館「菁桐礦業生活館」(鐵道宿舍)及一個市定歷史建築(礦長宿舍);這是全台灣文化資產最密集的區域,可見菁桐的歷史景觀風貌強度之高。也因此,整體菁桐在大自然環境包覆下,歷史氛圍結合了聚落人文、老街、老礦工的故事,漸漸地形成地方獨特的魅力,成為文化觀光旅遊中異軍突起的新亮點。

居民及遊客聲音──留住菁桐的淳樸

曾經在92年針對菁桐社區原住民做過一個調查,訪談居民中72%希望現況風貌需要被保存,沒有任何居民覺得需要改變風貌。92年內政部營建署『台北縣礦業生活博物園區規劃』的計畫案中,做過遊客滿意度調查,幾乎百分百的遊客都非常享受菁桐,他們說「古色古香」、「古樸的特色」、「保有原有的特色」、「來到這裡會感到壓力全消失了」、「保留舊有的台灣風味」、「保留原樣,不要都市化」、「盡力保有屬於菁桐的特色」、「很多夢想的空間」…我們真正的聲音是:需要一個有地方味的遊客廁所,不要一個龐然大天燈。

天燈造型派出所是多年來在平溪的一個重大建設,若蓋成之後遊客拍照、平面電視媒體或戲劇節目最喜歡取景的場景也將因此消失,魅力不再。我們認為天燈造型派出所就像是放大的迪士尼玩具放在一座歷史古城中,是都市化入侵菁桐的第一道牆,這一道牆守不住,所有的平溪就將失守。

錯誤的政策,全民買單

平溪是台灣全年下雨量最多的地區,玻璃帷幕天燈派出所興建完成之後容易受潮而滋生青苔與汙漬,將無限期的花費新北市民納稅人的金錢維護,增加全民的負擔。其他LED因潮濕容易損壞故障的問題,位於老街入口之道路大彎處產生的安全問題,遊客集散產生的交通瓶頸的問題及玻璃帷幕因反光產生的交通安全問題…等等,請問政府有幫我們把關嗎?還是「錯誤政策全民買單?」

政治家的智慧與遠見

不談文化的觀光能維持多久呢?尤其是外在資源要進入一個文化特色強烈的地方,更要謹慎小心,更要謙卑誠實,凡事應該先從居民的生活角度出發,背離生活面向的思維,到後來就會變成矛與盾的關係。曾經有耆老說:「菁桐是在吃土地公耶財產」,前人留下了文化的財富給這一代的菁桐,而這時候的菁桐要留下什麼給下一代,下兩代… 。政治人物應為他的土地及子民深思?

更要記得,所有地方都一樣,在地居民除了要觀光指數,更要幸福指數。

最後 主張強烈反對:天燈造型派出所在菁桐老街

因此,我們主張找回菁桐的定位,是礦業的菁桐而不是天燈的菁桐,是文化的菁桐而不是商業的菁桐,是知性深度的菁桐而不是混亂媚俗的菁桐!

做為一個進步城市的政府及有遠見的政治家,是否,你們能告訴平溪…將在開發建設之前優先保存歷史的記憶,讓平溪可以保有自然以及村莊的美好。請將菁桐還給菁桐,反對菁桐老街的天燈造型的派出所暨遊客服務站。

新聞聯絡人:建築公坊設計事務所負責人/平溪社區規劃師;陳勤忠 platoccc@gmail.com

 

 

文章之後我說:

這是一篇從苦勞網轉載回來的文章,網址如下http://www.coolloud.org.tw/node/68590,我不見得完全同意陳建築師的論點,但不諱言的,他很接近了。

這些年想來平溪搶案子,想做工程的人多的數不清,但是能像陳勤忠建築師這樣的人,卻幾乎可以說沒有。不是想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試問其他人,你究竟在平溪經營多久呢?不要告訴我ㄧ個案子只能花多少時間,如果你愛的是錢,那麼time is money,你確實不應該花時間在這裡。但是請搜尋陳勤忠,你會發現他的論文,他的規劃案,或許還有他對平溪的紀錄片。這十多年的時間,有錢賺的沒錢賺的,他都在這裡。

從天燈派出所這件事情看來,會發現我們已經被導向天燈派出所可以帶來商機這件事情上面。但是,能不能帶來商機對於整個菁桐地區三個村的大部分人來說,其實一點關係也沒有,因為我們不做生意。不做生意等於不直接參予觀光,不直接參予觀光,天燈警察局要不要蓋就跟我們大部分的人沒有關係。這樣說能了解嗎?

大概是不能了解。

意思是說,這又是一件迎合觀光客的作為,究竟我們要迎合觀光客到什麼時候?這個問題,我在 觀光業究竟是不是個『產業』│平溪元宵天燈節的延伸 │自高阿妹文章之後 這篇文章有討論過,而究竟我們這些大部分不做觀光客生意的人,我們這些實實在在住在平溪鄉的這些人,我們要犧牲自己的生活多久之後,才能回歸平靜?

那麼天燈派出所這個議題是不是能被重新導向,如果這個派出所的功能是要讓遊客能有地方上廁所,是不是能同時兼顧住在這個地方的人的想法,畢竟我們是每天都要對著這個建築物的人,難道我們不能要求我們想要的外觀嗎?

這麼說來,為什麼我們要圖利在街上做生意的人呢?拿了三千萬蓋了大部分在地人不需要的建築物,只是為了那些可能一輩子只來一次菁桐的人的那一泡不知道撒不撒的出來的尿,只是為了讓街上的那一百多個人生意更好?這樣不管怎麼說,都說不過去。國家的稅收是應該這樣子花用的嗎?享用了資源卻不納稅,試問街上做生意的人,你們納稅了嗎?

當一項建設並不是為了提升生活機能的時候,我不知道菁桐這個地區的定位是什麼?是一個生活的地方?還是一個風景區?還是一個工具?一項玩具?六日過後,天燈風潮過後,這個地方終究是要回歸生活的吧?而放眼平溪的生活機能,你還能夠把錢花在天燈派出所嗎?

噢!跟許多人一樣,其實一篇文章我最喜歡結論,結論就是,讓我們回歸生活的點,再來回顧天燈派出所這個問題。事實上,我們不需要。如果非要蓋,請依我們的要求更改外觀。

小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