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2日更新了火車時刻表跟公車時刻表。

7319911-2879949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安排22名國內外志工到新北市平溪區彩繪圍牆,參與的志工昨天在完成創作的圍牆蓋上手印,慶祝畫作完成。記者阮南輝/攝影

新聞付在文章之後

 新聞的背後

新聞的背後是,星期一,高阿妹到十分去參加四一會,那原本只是一群好朋友相約的聚會,後來變成建築師事務所的人利用的工具,為了接到新北市政府觀光局的平溪規劃案,需要民眾參予,之後那一群好朋友就不再相約在每個月的第四個星期一相聚,而那個四一會的名稱依然遺留下來,只是變成了別人的利用工具。

是說高阿妹雖然知道去參加那個聚會,也有可能會變成別人的工具,但也不無好處。所謂工具是,現在的規劃案都需要民眾參予,但是平溪鄉裡的人因為要出外工作,即使人口寥寥無幾,卻也難成一個聚會。現在有一個現成的聚會形式,自然會被利用。噢!他們還把那個聚會的意義放大到是足以代表平溪鄉裡的人發言的重要人物聚會。

好處是,我知道了這個看似公益的活動,他的經費哪裡來?這筆經費原本是要拿來蓋善公廁的,據說是十萬塊,可是有人就說,把錢拿來改善公廁做什麼,我把它拿來辦了一個活動,讓國際的義工來平溪的牆上面畫圖。那個人,接下來會接手規劃平溪線,說實在的,我很擔心,因為我不知道以這樣的思維,究竟會對平溪造成怎麼樣的傷害,是的,我說的是『傷害』。

還記得之前炒的火熱的菁桐天燈派出所嗎?那是一個以派出所夾帶興建大型公廁的案子,我反對的原因是我不要天燈那種東西出現在菁桐,而是要改變它的外觀設計,更融入菁桐這個地區,你想聽我的實際建言?那就是:我要你蓋一幢日本房子來呼應太子賓館這樣可以嗎?

回到這個問題,原本十萬塊可以解決的平溪的公廁問題的一小部份,卻變成了這樣的活動的經費,試問,平溪的那道牆很醜嗎?在台灣沒有人可以用那十萬塊來畫牆嗎?你把十萬塊拿來畫牆之後,遊客來平溪就可以對著牆上廁所解決如廁的問題嗎?

這整件事情讓我覺得很奇怪,首先是這看起來並不是什麼實際的義工行為,説起來倒比較像是為了核銷什麼樣的案子,而硬是安排出來的活動橋段。其一是,畫牆,究竟這道牆是不是需要這樣的彩繪,當然,你也可以說需要,但是對我來說,一道平實無奇的水泥牆出現在平溪街頭,這是最平常不過了,為什麼需要把經費拿來畫牆?其二,這原本是一筆拿來蓋公廁的經費,為什麼可以任意挪用?其三,你來平溪兩個星期可以改善平溪人口老化、老人獨居這類問題幾分?

最近我一直想要寫一篇關於『剛好』這個詞的重要性。似乎等不到那一天了。

我想,政府對於治理國家最基本的一部份,是要滿足基本的民生需求,之後再求提升生活水平。假設這樣的順序沒有錯的話,那麼今天有十萬塊,究竟是應該拿來改善廁所呢?還是拿來塗鴉?如果一片牆可以提供他最基本的功能,這樣是不是剛好,我想這就是剛好,那怎麼樣是不剛好呢?在這片牆上面塗鴨要花十萬塊,這就是不剛好。

這個新聞的背後,其實我想說的是,平溪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改變,就可以吸引比現在更多的遊客,大概沒有人會希望全台灣的老街都一樣,大概也沒有人會想要專程看一片塗鴉牆來平溪,那塗鴉在西門町不是更多嗎?正如我在其他文章中所說,平溪需要的,是改善現在的生活品質,然後是保有現在所有景觀的一切,既不需要蓋新的步道,也不需要車站形象的塑造,那些對平溪來說,都太過了。

 

 

國際志工訪平溪 牆上畫火車【聯合報╱記者阮南輝/平溪報導】 2012.08.26

22名來自不同國家的志工,昨天在他們花了30小時完成的彩繪圍牆蓋上手印,象徵他們要將平溪風情告訴大家,要為平溪注入新活力。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平石社區發展協會合辦「2012平溪國際工作營」,有來自波蘭、日本、韓國及台灣的年輕志工22人,本月12日進駐平溪區到26日,昨天舉行彩繪圍牆落成儀式。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企畫專員吳佳玲表示,平溪區人口有四分之一是老人,選擇平溪除了關懷老人外,也希望能夠為為地方注入年輕活力。

國際志工除了由在地志工帶領認識平溪外,也到獨居老人經營的店鋪擔任1日店員。他們在2星期中,還每天抽出3小時合力彩繪一面長7.2公尺、高2.25公尺的擋土牆,彩繪出火車、商家、溪流、平溪橋等主題。

成大歷史系大二學生蔡依璇說,她是平溪人,但從小住在台中,只有假日才回來,重新認識故鄉,感受真的很不一樣。

來自波蘭的大學生Natalia在落成儀式透過翻譯說,波蘭人很重視老人,這次是透過同學參加志工行列,覺得不虛此行。

74歲的平石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也是平溪志工站志工的蔡義雄說,有志工們的加工,讓平溪充滿活力。

【2012/08/26 聯合報】http://www.udn.com/2012/8/26/NEWS/DOMESTIC/DOM2/7319911.shtml

 

小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