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2日更新了火車時刻表跟公車時刻表。

昨天一回到家,聽到老爸在講電話,他在細數河灣度假村的老闆們,他見過誰,都在做什麼。回到家的時候,正好聽到:「那個老五好像都是在拔草砍樹看游泳池的......」。聽出什麼了嗎?

是的,河灣度假村是一群兄弟姐妹一同經營的,跟我一樣姓高,是高老闆。所以老爸才會在那邊細數高老闆究竟有幾個,都在度假村裡面做些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們確切到底有幾個兄弟姐妹,也不知道實際參予經營的有幾個,但他們確實認真,說是實業家的榜樣也不為過。

自從開始在台北上班,這六年間,每天早上出門的時間,正好碰上高老闆們一同上山的紅色福斯T4。也許是最近河灣度假村的生意更好了,也許是我開始越來越晚出門,最近看到他們的機會也變少了。不過河灣度假村確實是平溪鄉內最好的飯店,再加上最近幾年陸陸續續蓋了三幢新大樓擴充房間數,生意越來越好也是應該的。

二姑姑很喜歡跟我們說一些啟發的故事,但絕對不是孟母三遷那種翻書就看過的故事。那些故事都是身邊鄰居街坊朋友的親身故事。二姑姑最喜歡說的,除了舅公家的三個會唸書的孩子以及從前隔壁當上警政署長的鄰居外,大概就屬河灣渡假村的兄弟一起經營的美事。老實說,我對這個故事沒有什麼特殊的感受,因為我跟我的高阿妹還有高阿弟還住在一起,不時陪高阿妹唸書翻譯討論議題,也常常跟高阿弟一起拆車解體再復原,我想我跟我的弟弟妹妹也許可以做點事業,不然至少還可以住在一起。所以我對那個故事沒有什麼感受。

但二姑姑在說這個故事的時候,除了對我們抱著『你們要以人家為榜樣一起好好打拼才行』的期望外,似乎還有一點點的什麼。

『你看,人家兄弟姐妹可以一起和樂的打拼,連媳婦都帶回家幫忙。咱就連一起好好吃頓飯都很困難。』

一年過年,只剩二伯回家過年,老爸負氣不高興,早早吃完就走人了。二伯大概也曉知情勢,安靜退場。只剩下我們三個小孩跟二姑姑一起收桌子,那時二姑姑不經意的脫口說出這一段話, 總算是明白了一些她所期望的事情。

其實二姑姑也知道這幾年都是這樣來的,大伯因為在竹東要做生意,過年總是不能回家來過,二伯就是那個離家打拼回家過年的代表,而爸爸則是與父母同住的家鄉代表,同住的姑姑則是東家,負責料理張羅飯菜。最後一次大家一起好好吃頓飯的時間到底是什麼時候,就連我這個長住平溪的山霸王都沒有印象。

就這些年的記憶,其實我們也是很認真的在經營一個高家的事業,那個名叫家人。

『大伯初中畢業後離家出外到集集去工作,做礦場的工頭,之後在竹東經營商店,一直到現在七十了也還是如此這般。二伯連初中都沒唸就到萬華工作,最後輾轉到了新豐,也就落地生根,每個出外工作的人都是為了要拿錢回家養家,因此這個家裡的家人即使散落各處,仍然是緊緊繫絆在一塊。爸爸說他初中之後沒考上學校,因為竹東大伯那生意忙,所以他就去了竹東幫忙,之後因為想要再念書,寫了封信回家,三姑姑聽了馬上就到竹東把爸爸換回家。二姑姑因為舅公家缺人手,也是國小畢業就獨自搭車去了高雄。大姑姑知道大伯要自己去開刀,辭了工作跟爺爺說要到外地去工作,實際則是要到醫院照顧大伯。四姑姑念大學時,白天上班晚上上課,感末班車回家前,還要到瑞芳去批貨。』

就這些年的記憶,其實我們也是很認真的在經營一個高家的事業,那個名叫家人。

小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平常故事最感人
  • 平凡中的不平凡!